全球农药贸易分析与绿色发展趋势:可持续发展与绿色创新

中国农药登记 中国农药相同原药登记 中国新农药登记
2023年4月23日

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的《2022年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报告指出,2021年,全球约有23亿人(占比29.3%)面临中度或重度粮食不安全状况,较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增加了3.5亿人。全球近9.24亿人(占比11.7%)面临严重粮食不安全状况,2年间增加了2.07亿。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流行进一步凸显了粮食生产体系的脆弱性,加剧了全世界的饥饿问题和严重的粮食不安全现象。农药是农业生产必不可少的投入品,对于保障全球粮食安全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同时,随着社会公众生活水平和消费需求不断提高,对农药的使用和绿色可持续发展也提出了更高要求。本文针对全球主要国家近年农药贸易情况进行分析,结合全球农药监管的总体趋势,旨在为农药行业的绿色可持续发展提供参考。

全球农药出口量变化情况

1.1  全球农药出口总量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库(FAOSTAT)统计结果,20世纪90年代,全球农药出口总量每年约为100万~150万t(图1)。自2000年以后,全球农药出口量进入快速增长阶段,2004年,农药出口总量突破200万t;随后以每间隔4年时间,出口增长以100万t的速度快速增长,2008年突破300万t,2012年突破400万t,2016年全球出口总量达到550万t,2017年达到最高值,出口总量突破600万t,近年稳定在年出口总量580万~590万t。

全球农药出口总量变化

 图1  全球农药出口总量变化

1.2  中国农药出口总量

中国是农药生产和出口大国。20世纪90年代出口量很少,每年出口10万t左右(图2);自2000年以后,中国农药出口量快速增长,2007年,农药出口突破50万t;2013年农药出口量突破100万t;2017年达到167万t,随后2018—2019年农药出口量略有回落,年出口量稳定在150万t左右。2020年之后,因受新冠疫情全球流行的影响,国外农药生产供应链受到严重冲击。而国内较为快速地控制了疫情的传播发展,保障了农药生产的顺利进行,农药出口量进一步激增突破200万t,2020年农药出口达到历史最高值251万t,2021年农药出口量稳定在220万t左右。

中国农药出口量变化

图2  中国农药出口量变化

1.3  各国农药出口量全球占比变化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结果,2019年全球共有134个国家有农药出口业务,农药出口量居于前5位的国家是中国、德国、印度、法国和美国(图3)。其中,中国农药出口数量占全球总量的27%,其他4个国家各占8%~9%。从各国农药出口数量全球占比发展趋势分析来看,20世纪90年代全球农药出口数量较多的国家主要是美国、德国和法国,当时美国农药出口量约占全球30%(图4),德国和法国各占20%左右,3个国家农药出口总量占全球70%以上。但随着中国农药出口数量的不断增加,美、德、法3国农药出口量全球占比呈现逐年下降趋势,目前上述3国各占全球农药出口总量的8%左右。中国农药出口量全球占比持续快速增长,20世纪90年代约占全球10%,2015年已经占全球25%,近年农药出口量全球占比已经超过1/3。印度农药工业起步发展较慢,但也一直保持缓慢增长的态势,近年来其农药出口量全球占比已接近8%,与欧美农药出口大国年出口量相当。

各国农药出口数量占全球比例

图3  各国农药出口数量占全球比例

各国农药出口数量全球占比变化

图4  各国农药出口数量全球占比变化

全球农药出口金额变化情况

2.1  不同国家农药出口额全球占比

据FAO统计,2019年全球农药出口总额为356亿美元。其中,中国农药出口金额达50.8亿美元,占全球农药出口总额的14%(图5);美国、德国和法国农药出口金额均为40亿美元左右,占全球农药出口总额的11%~12%;印度2019年农药出口总额为34亿美元,占全球出口金额的10%。根据出口前5位国家出口总额和出口总量计算,中国农药出口总额和农药出口总量虽然均居于全球第1位,但出口平均单价最低,为3,377美元/t;美国农药出口平均单价最高,达9,741美元/t,法国和德国农药出口平均单价分别为8,967美元/t和8,511元/t,印度农药出口平均单价为7,470美元/t,低于欧美发达国家,但高于中国。

不同国家农药出口金额占全球比例


图5  不同国家农药出口金额占全球比例

2.2  主要国家农药出口额变化趋势

尽管出口前5位的国家年度出口额增减略有变化,但总体趋势均为增长态势。其中,美国、德国和法国2014年农药出口额达到峰值42亿~44亿美元(图6),随后2015年快速降低至40亿美元以下,近年才缓慢增长恢复接近至2014年水平,年出口额各为40亿美元左右。中国持续呈现跳跃式增长态势,与2000年相比,2019年农药出口总量增长684%,农药出口总额增长721%,远远超过美、德、法3个国家。虽然美国2019年农药出口量与2000年相比仅增长58%,但农药出口额增长178%,约为同期农药出口量增速的3倍;法国和德国农药出口额增速分别为169%和132%,也均高于各自的农药出口量增速,分别为111%和115%;印度由于早期2000年时农药出口量和农药出口额基数较低,其增速最高,与2000年相比,2019年农药出口量增速达967%,农药出口额增速更是达1330%,远超过其他所有国家。

主要国家农药出口额变化趋势

图6  主要国家农药出口额变化趋势

全球农药进口量情况

3.1  各国农药进口数量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库统计结果,2019年全球共有151个国家有农药进口贸易,全球农药进口总量为547万t。对于农药出口国家较为集中而言(农药出口数量前5位国家占全球出口总量60%),各国农药进口数量分布相对比较分散,年进口量大于10万t的共有16个国家,其总和约占当年全球进口总量的53.6%;其中巴西进口农药数量最多,为52万t,约占全球10%(图7);法国、加拿大和德国年进口量为20万~26万t,各占全球进口量4%~5%;中国进口农药15.6万t,仅占全球的3%。

各国农药进口数量占全球比例

图7  各国农药进口数量占全球比例

3.2  主要国家农药进口数量变化情况

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法国、德国和美国每年农药进口数量呈现平稳增长态势(图8),法国年进口量最多,20世纪90年代每年进口量15万t左右,2010—2019年增长至20万~25万t;德国和美国每年农药进口数量接近,20世纪90年代5万t左右,2019年增长至20万t左右;加拿大农药进口量年度间变化较大,但整体依然呈现增长态势,近10年农药进口量每年在20万~25万t;越南农药进口量自2010年后快速增长,2000年左右其农药年进口数量仅有2万~3万t,而2019年前后其农药年进口数量已达20万t左右。巴西是全球农药进口数量增长最快的国家,2013年农药进口数量即达到28万t,居全球首位,其后农药进口数量继续飞速增长,2019年突破52万t,超过其他国家2倍以上。中国农药进口数量增长比较平缓,2000年前后达到第1个高峰,年进口量10万t左右,随后10年间,农药进口量下降至6万t左右后又缓慢恢复至10万t,近年稳定在每年进口农药15万t左右。

主要国家农药进口数量变化

 图8  主要国家农药进口数量变化

全球农药进口金额情况

4.1  不同国家农药进口金额占比

2019年全球农药进口总额为348.5亿美元。巴西农药进口金额达36亿美元,居于首位,占全球10%(图9);法国、德国、加拿大、印度、中国、美国、英国、西班牙、意大利、越南、波兰和墨西哥分别位于第2至第13位,这13个国家农药进口总额约占全球一半以上;其中法国农药进口额为20亿美元,占全球6%,德国、加拿大、印度、中国、美国、英国和西班牙农药进口额为10亿~16亿美元;意大利、越南、波兰和墨西哥农药进口额均为8亿美元左右。根据农药进口金额前8位的主要国家农药进口总金额和进口总量折算其农药进口平均单价来看,印度的农药进口平均单价最高,达12,326美元/t,其次是德国,平均单价为8,070美元/t,法国、中国、巴西和加拿大农药进口平均单价均为7,000美元/t左右;美国农药平均进口单价较低,仅为5,859美元/t;越南农药进口平均单价最低,为4,359美元/t。

各主要国家农药进口金额占全球比例

图9  各主要国家农药进口金额占全球比例

4.2  主要国家农药进口金额变化趋势

自2000年以后,巴西、法国、德国和加拿大农药进口金额逐年快速增长,至2014年达到高峰(图10),随后其农药进口总金额持续下滑,巴西自2017年之后开始恢复快速增长势头,目前已经重新达到其2014年峰值水平,而法国、德国和加拿大农药进口额近年平稳缓慢增长,但相比2014年还是略有下降。印度农药进口金额自2000年之后一直保持持续增长势头,尤其2010年以后增长迅速,2017年开始,印度农药进口金额总数已经超越中国,位列全球第5位。

主要国家农药进口金额变化趋势

图10  主要国家农药进口金额变化趋势

全球销售主要农药品种

根据Phillips McDougall 2019年全球销售数据统计,除草剂中草甘膦以52.51亿美元的销售额遥遥领先其他除草剂品种(表1),草铵膦年销售额9.8亿美元,位于第2位;2,4-滴和硝磺草酮年销售额均在8亿美元以上。莠去津、异丙甲草胺和百草枯年销售额都在6亿美元以上;乙草胺、唑啉草酯、麦草畏和丙炔氟草胺年销售额在4亿~4.5亿美元;二甲戊灵、异噁草松、烯草酮和氨氯吡啶酸销售额为3.5亿~4亿美元。

销售市场上领先的杀菌剂品种中,嘧菌酯、代森锰锌和吡唑醚菌酯年销售额均在10亿美元以上,其他甲氧基丙烯酸酯类杀菌剂肟菌酯年销售8.4亿美元,啶氧菌酯4.8亿美元;三唑类杀菌剂中,丙硫菌唑年销售额为8.25亿美元,戊唑醇和氟环唑年销售额接近6亿美元;琥珀酸脱氢酶抑制剂类杀菌剂中,氟唑菌酰胺年销售额最高,为4.9亿美元,啶酰菌胺为3.78亿美元。总体来看,目前杀菌剂全球销售依然以甲氧基丙烯酸酯类杀菌剂和三唑类杀菌剂为主。

杀虫剂方面,氯虫苯甲酰胺2019年全球销售额达17.5亿美元,其次是噻虫嗪和吡虫啉,年销售额均在10亿美元左右;菊酯类农药中高效氯氟氰菊酯、氯氰菊酯、溴氰菊酯和联苯菊酯依然占有很大市场份额。

表1  2019年全球销售额前15位的除草剂、杀菌剂、杀虫剂品种

2019年全球销售额前15位的除草剂、杀菌剂、杀虫剂品种

全球危险类农药贸易情况

减少农药风险是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农药管理项目的重点和优先工作。为最大限度减少全球农药贸易中的风险,早在1978年WHO就发布了第一版有关危险类农药(hazardous pesticides)的定义和范畴,并每隔几年更新一次,目前实行的是2019年WHO/FAO联席会议发布的版本。简单来说,是用8个关键性指标定义危险类农药,符合一项或多项的都应视其为危险类农药。这些指标包括农药制剂符合《世界卫生组织(WHO)推荐的农药危害分级标准》中的1A或1B标准;农药有效成分和制剂符合《全球统一化学品分类和标签系统(GHS)》中致癌性类别1A或1B标准,或致突变性类别1A或1B标准,或生殖毒性类别1A或1B标准;《斯德哥尔摩公约》《鹿特丹公约》《蒙特利尔协定书》所列的农药;以及对人类健康或环境具有严重的或不可逆转的负面影响的农药有效成分。

根据FAO数据库统计结果,2019年全球危险类农药进出口贸易中进口总量为10.3万t。进口量较多的国家主要是东南亚国家,其中缅甸进口量最多,达3.3万t(表2),其次是菲律宾,年进口量接近1.8万t,柬埔寨和马来西亚每年危险类农药进口量均在1万t左右;中北美地区也是危险类农药主要进口地区,哥斯达黎加、危地马拉、美国和洪都拉斯等国每年进口量为2,000~3,000 t。危险类农药出口国家主要集中在危地马拉、南非、日本、印度尼西亚、老挝和越南等国。从近年发展趋势来看,欧美等主要国家危险类农药进口数量显著下降,美国从2009年2.5万t下降至2019年2,200 t,英国、德国、法国,以及澳大利亚和南非等国家,自2008—2010年之后危险类农药贸易量迅速下降,目前仅有极少数量进口;东南亚国家中,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近年危险类农药进口数量下降明显,马来西亚从2009年进口量2万t降至2019年1万t左右,印度尼西亚从1.5万t下降至目前每年仅有1,400 t左右。目前危险类农药进口主要集中在缅甸、菲律宾、柬埔寨和越南等少数国家。

表2  2019年全球危险类农药进出口数量

2019年全球危险类农药进出口数量

分析与讨论

7.1  全球农药监管和评估的导向是可持续发展

全球农药监管越来越严格,加强农药风险评估管理已经被越来越多国家的农药管理机构所采用。美国是世界上最先开展农药风险评估的国家之一,不但对农药有效成分开展环境风险评估、膳食风险评估和施药者暴露风险评估等,还对农药助剂开展风险评估,制定相应的限量规定,同时通过周期性再评价制度,不断淘汰早期登记的农药老旧品种。

欧盟近年在农药及化学品管理方面采取了更加激进的行动。一些国家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实施农药减量行动,农药周期性再评价开始采用更加偏向于保守的危害性评估,基于农药有效成分本身的毒性端点值考虑其使用中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而淘汰一些潜在风险的农药。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欧盟批准登记的农药有效成分只有449个,未批准的农药有效成分已经达到934个,包括多菌灵、福美双、百菌清、代森锰锌、咪鲜胺、丙环唑、莠去津、毒死蜱、噻虫嗪、吡虫啉、烯啶虫胺、联苯菊酯、溴氰菊酯、氟氯氰菊酯、氯氟氰菊酯、氰戊菊酯等多种目前尚在世界其他国家广泛使用的农药品种。被欧盟取消登记的农药品种,尽管在欧洲国家还可以生产和出口,但将被列入《国际贸易中某些危险化学品和农药采用事先知情同意程序》,会给这类农药产品的进出口贸易带来不确定性。而且,随着这些农药品种在欧盟的禁用,其在相应的作物中的农药残留限量将会被取消或改为一律限量,也将对使用这些农药品种的其他地区的农产品出口贸易产生巨大影响。

我国是全球率先开展高毒农药淘汰的国家之一。自2016年新的《农药管理条例》发布以后,农药登记管理也进入了全面实施风险评估管理的新阶段。尤其对于涉及新农药、新使用范围的产品,全面开展抗性风险评估、环境风险评估、膳食风险评估和施药者暴露风险评估。同时,还开展不同农药品种的风险监测,计划对登记15年以上的农药老品种开展周期性再评价,这必将对国内农药行业产生深远影响。特别是在近年国家碳减排、新污染物治理行动等环保高压政策,以及鼓励耐除草剂转基因作物本地产业化种植等开放政策的交织影响下,未来国内农药行业的生产、销售和进出口贸易也将迎来进一步的变革。

7.2  绿色创新理念将贯穿于农药产品的全生命周期管理过程

绿色创新就是在农药的研究开发阶段,筛选出防治病虫草害的优势最大化、对人和环境的风险最小化的新有效成分,研究绿色清洁生产工艺,配合产品安全科学使用技术和综合治理的防治措施,对废弃农药包装物合理处置并尽可能资源回收再利用。自2015年我国提出农药使用量零增长行动以来,绿色防控的理念已经日渐深入人心。绿色高质量的农药产品因其超高效、低用量、低残留、低风险、环境友好等优势,必将成为逐渐替代传统高风险、高用量农药老品种的主力军。

来源:《世界农药》2022年第11期

作者:朱春雨1,张楠2,聂东兴2(1.巴斯夫(中国)有限公司;2.农业农村部农药检定所)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转基因耐除草剂作物用药国外登记管理要求详解(美国、加拿大及巴西)

“四个维度”说农药:农药行业的未来发展如何?中国农药企业如何实现高效发展?

中国生物农药登记管理情况分析及未来展望

▼▼

关注“农药登记百分百”

获取中国农药登记合规新资讯

农药登记百分百

关注 “农化合规24小时”(境外农药登记)
关注“农药登记百分百”(中国农药登记)
聚焦全球农药登记管理,提供农药法规新动态,专业解读合规要点,助力农药相关企业、行业新发展!
想了解更多法规相关,请联系我们
电话:0571-87006630
邮箱:customer@reach24h.com
相关新闻
农药纳米乳剂研究进展:组成、制备与应用分析
中国、美国、欧盟农药登记深度分析与布局策略(上篇)
农药对水生生态系统的环境风险评估方法(一):毒性终点与效应分析
农药对水生生态系统的环境风险评估方法(二):暴露分析与模型运用
中国杀线虫剂市场需求与产品登记情况分析,及其发展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常见农药登记资料评审否决意见分析,含产品化学、药效、毒理与环境等因素
CRAC-HCF 2021:中国农药行业市场分析与农药专利应对
2022年美国CLA大会就美国农药登记最新进展与EPA评审延期问题展开讨论与解答
【技术解读】巴西农药登记体系与未来趋势
矿物油农药产品的优势与登记区别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