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甘膦还能用多久?柳暗花明还是穷途末路?

上月末,法国食品、环境和职业健康与安全局(ANSES)发布公告,公布了关于进一步针对草甘膦致癌性的研究计划。该项研究的主要目的在于阐明草甘膦潜在的致癌作用机制,从而准确评估其对人类健康的影响。

草甘膦是使用最广泛的除草剂,尽管欧盟委员会(EC)在2017年12月12日通过的欧盟实施条例第2017/2324号文件,将草甘膦原药的审批期限延长了5年。但是,针对草甘膦的致癌性,不同国家和组织一直以来都持有不同的观点。一方面,国际癌症研究会(IARC,2015)认为草甘膦可能对人类存在致癌性,但另一方面,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2015)、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农药残留联席会议(JMPR,2016)、欧洲化学品管理局(ECHA,2017)和美国环境保护局(EPA,2017)得出的结论为草甘膦是非致癌物。

就在近日,EPA和加州州政府就草甘膦产品是否需要增加致癌标签的讨论,又推波助澜了草甘膦的安全性争议。随着致癌性争议不断,草甘膦在多个国家已频遭禁用风波,而目前在法国 ,为了保障在2020年前彻底禁用草甘膦的计划能顺利实施,ANSES正在对草甘膦及其相关农药产品开展一系列的毒理学研究,以提高对草甘膦致癌性的认识。

ANSES首先组织了应对相关事宜的专家组,专家组根据现有的评估结果和数据,确定了初步的研究方案,并最终由ANSES公布了一个综合性的研究计划(包含多项试验研究),以更好地区分是DNA损伤机制还是表观遗传学改变主导了草甘膦的致癌作用,从而准确评估其对人类健康的影响。这些研究将由独立的研究团队在严格的实验条件和可追溯性状态下进行。相关研究结果需在2021年底前完成,并作为欧盟草甘膦重评审过程中重要的考量依据。 

值得注意的是,专家组并不建议以啮齿动物为主要的模式生物来进行研究,而应更多的采用能阐明毒性作用机制的研究方法,所以推荐以体外(in vitro)试验作为主,而体内in vivo试验为辅。

由ANSES给出的具体研究建议如下:

  • 体外试验主要研究草甘膦对细胞的应激行为,以确定参与细胞毒性响应过程中的分子途径。这些结果与其他新的试验数据,能协同解释已有研究中相互矛盾的结果。
  • 除了已有的遗传毒性数据,将进一步获取基于器官组织(胃、肠、肝、肾和胰腺)的彗星和微核试验数据,以进一步阐明草甘膦的遗传毒性。
  • 采用结合转录组学的细胞转化试验,并根据体外试验结果,以明确草甘膦致癌性的毒性作用机制。

随着这项研究的进行,有关草甘膦致癌性的争议能否一锤定音呢?而草甘膦的命运又将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参考资料:

French Agency for Food, Environmental and Occupational Health & Safety (ANSES). Study plan on the carcinogenic potential of glyphosate[R]. Anses Opinion, 2019.

新闻来源:

法国食品、环境和职业健康与安全局(ANSES)

你目前位置: Home 新闻资讯 风险评估 草甘膦还能用多久?柳暗花明还是穷途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