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C-HCF 2021:未来各国化学品可持续发展的方向在哪里?

CRAC-HCF 欧盟REACH
2021年11月16日

11月8日,由杭州瑞欧科技有限公司及赫尔辛基化学品论坛联合主办的第十三届全球化学品法规年度峰会暨赫尔辛基化学品论坛亚洲会议(CRAC-HCF 2021)正式开幕!

赫尔辛基化学品论坛第一天以“绿色化学与“气候中和”目标”为主题,欧盟委员会(EC)REACH 部门副部长Otto Linher 先生作为主导人,邀请欧洲环境局Tatiana Santos女士,美国马萨诸塞大学洛厄尔分校Joel Tickner先生,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庞广廉先生,多角度、全方位分享所在国化学品前沿研究和最新实践,共同探讨化学品行业转型的未来趋势、重大挑战和应对策略,现场干货满满,句句硬核!  

欧盟化学品可持续战略目标

 Otto Linher 先生|欧盟委员会(EC)

“欧盟邀请全球伙伴联合起来,一起对抗气候变化、实现循环经济和应对化学品风险。”

在应对化学品风险方面,会通过《国际化学品管理战略方针》(SAICM)来完成。

SAICM将会是欧盟的重要工具,用于在全球范围内推动化学品健全管理,与国际伙伴一起应对化学品风险,应对化学品对人体健康和环境带来的影响。

未来还要促进联合国GHS的更新,以应对新的化学危害;推广共同标准和创新的风险评估工具,其中一项是在有可能的情况下,推动动物实验替代。

欧盟还会对目前不具备化学品风险应对能力的国家进行能力建设及支持。

关于通往无毒环境的道路上我们能做什么?

Tatiana Santos 女士|欧洲环境局

“我们迫切需要通过全球伙伴关系采取全球行动,适当地管理化学品风险,确保化学品安全可持续。”

我们应在全球范围内制定透明原则、预防原则和污染者买单原则。

我们需要承认化工行业需要深度转型,推动经济的去毒化和脱碳化,同时创造数百万个稳定的工作岗位,从线性资源密集型的生产模式转向更安全和更可持续的循环模式,寻求零污染和零浪费,这是未来非常重要的模式之一。

不仅如此,化学工业要从问题的一部分,真正转变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以及解决方案的提供者。

欧洲将承诺增加对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能力建设。这非常重要,因为污染不分国界。

并且有必要采取自下而上的方法,提高世界上所有国家的能力,真正确保对化学品问题进行适当的风险管理。

美国在全球可持续方面做出了哪些努力?

Joel Tickner先生|美国马萨诸塞大学洛厄尔分校

“化学工业是经济和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贡献者,但也是我们如今面临的三大危机(气候危机、毒性危机和塑料危机)的中心。”

最近,美国环保署发布了氢氟碳化物HFC禁令,作为《蒙特利尔议定书》的《基加利修正案》的一部分。

关注在污染影响方面应对种族差异,我们称之为环境公正。循环问题仍然只到达了美国对话层面,在从政策角度考虑循环性的问题上,可能比欧洲对话落后10年。

因此我们要加强实施《弗兰克劳滕伯格21世纪化学物质安全法》,这部法规是对《有毒物质控制法》的修订。我们还要努力加强资源预防污染和对安全化学品的认同。

还有从国家层面坚定承诺推进可持续化学。绿色化学和商务理事会(GC3)最近致力通过了一项国家法案,建立了一个国家联邦协调计划,这是世界上首个以推动可持续化学的投资、创新、研究和发展的法案,能够真正巩固和协调联邦投资,推动研究、激励和商业支持,在未来建立可持续化学。

中国化工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庞广廉先生|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

“氢气等新能源体系、生物质和低碳可再生燃料将会是未来发展的重点方向,生物化学行业将会呈现出更多新的机遇。”

2020年9月22日,习主席提出了中国的新政策,我们称之为双碳,碳达峰和碳中和。这表现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坚定决心。

今年9月22日,习主席表示,中国将停止在海外建设燃煤发电厂,表明出中国对碳中和的坚定决心。

关于碳中和的含义和影响,将会有若干个有潜力的解决方案,例如减量、产业升级、节能减排、消费侧电气化、回收(例如塑料循环),还有氢气或零碳能源替代。

最近发改委正在制定降低能源消耗的新政策,所有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实行“一企一品一码”,这意味着中国已经在开始行动。

绿色化学与“气候中和”目标 部分精彩对话

Otto Linher 先生:

Tatiana,什么是安全和可持续的化学品,我们在未来应该朝什么方向发展?

站在非政府组织的角度,你认为在什么情况下应继续使用危险化学品?危险化学品是否有必要?在什么情况下应该允许使用,在什么情况下应该逐步淘汰?

Tatiana Santos 女士:

目前首要解决的迫切问题是生产和消费,也就是要减少化学品的总体消费和生产,其中也包括塑料。

我们不能忽视这种趋势,但也不能忽视一个事实,就是我们无法解决目前这种程度的污染。因此,我们需要想办法来提高质量,而不是数量。

我很高兴听到庞先生说,这也是中国现在的举措。我们必须抑制生产,这是一个非常紧急的措施。

只有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才能谈论新化学品的问题。安全和可持续的概念是新化学品的关键。意思非常明确,安全意味着对人类健康没有伤害,可持续意味着对地球没有伤害。

这非常符合绿色化学原则,意味着化学品是可生物降解的,可重复使用,可回收,碳中和,不需要大量的原材料、能源和水的消耗。

我认为这些方面都是关键,也与气候和循环经济的目标一致。但我也想从我的角度,就安全和可持续性被视为对立的概念发表一些看法。对我们来说,这两个概念是相辅相成的。

如果不安全,化学品就不是可持续的,反过来说,如果化学品不是可持续的,我们就不能认为它安全。

幸运的是,在欧洲,政治层面达成一致,认为这两个目标相匹配,去毒和脱碳目标同等重要。因此,我们不要盲目地认为大多数情况需要妥协。

我之前说过,化学品污染与气候和循环经济是相互联系的。所以危害水、空气和土壤的化学品也会危害循环经济和气候。因此,我们可以设定一个更远大的目标,找一个能共同达成三个目标的方法。

Otto Linher先生:

Joel,在你看来,什么样的化学品是经过设计安全稳定的化学品?你参与了许多替代转型项目,能不能给我们举一些例子,行业在改变流程以实现安全和可持续性方面有何作为? 

化工行业在未来几年内最大的潜力是什么?

Joel Tickner先生:

我认为正如Tatiana所说,我们面临的挑战不是妥协,而是创新。

我们要设计安全和可持续的化学品。可持续化学品的定义,即毒性较低、能源密集度较低、资源消耗较少、从生产到使用和处置更符合循环的化学品。

但这不会仅适用于设计阶段,还需适用于应用、使用和处理阶段。实际上,我们已经努力想要建立一个由来自政府、行业、非营利部门和学术界的利益相关者组成的一个尖端小组,以帮助确定愿景、原则和可衡量的标准,确定安全和可持续设计的方向。

这个设想作为第一步,对可持续化学研究行动至关重要。我们还需要在发展方向上保持一致,不仅是30年后的愿景是什么,还要有可衡量的中期步骤来实现这一目标。这会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那么最大的机遇在何处?我们应该考虑使用可再生纯净原材料的开发新分子,创造未来的可调节分子,利用我们在化学设计方面的知识,例如在制药部门,利用我们关于毒性的知识来合理地设计未来的分子。

当下的分子在设计时考虑了性能和成本,没有考虑到环境的可持续性。因此,未来设计这些分子时,不仅要考虑成本和性能,还需要考虑环境和可持续性。这样一来我们设计的分子进入生产系统后,才会有更少的污染,更少的能源消耗,所制造的产品更符合循环,但一切都要从基础的设计阶段开始。

因此,我认为绿色化学方面会有一些非常好的机会出现,随着数字化和大数据的出现,可以开始设计更好的分子。我可以举个例子,美国的一家涂料公司威士伯正在寻找BPA的替代品。BPA是非常好的罐头内侧涂料。

他们回去看了看基础分子,然后说,我们能不能设计出有BPA性能但没有毒性的东西。然后他们重新设计了分子,设计了分子的内分泌活性,设计了一个可以放入相同生产系统的分子。

合成生物学领域就出现了很多这样的做法,例如Zymergen就基于生物学设计分子。化学家可以思考,我如何利用这些通过自然过程设计的有趣分子,创造更安全和更可持续的化学成分。

还有很多很好的例子,但目前还是有投资问题,与完善现有化学和提升制造能力所投入的资金相比,投入到绿色化学的资金是微不足道的。

因此政府和投资界必须重新考虑他们的方向,就像他们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所做的那样,这将需要对经济进行大规模投资,重新思考我们做化学的方式。

Otto Linher 先生:

庞先生,在你看来,什么是安全和可持续的化学品?能否举例说明中国化学工业界在哪些方面实施了变革?

还有同样的问题,你认为我们中国化学工业界在安全和可持续化学品方面的最大投资潜力在何处?

庞广廉 先生

中国在过去的几年里确实采取了严峻的措施来打击污染化工厂的产能过剩。

在过去五年中,超过30%的中型和小型化工厂被关闭。例如,我们关闭了近370万吨产量的碳化钙工厂,1.4亿吨产量的牛油炼制厂。这样看来,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因此,安全和可持续的化学品意味着,首先能源应该是一种清洁能源。正如我提到的,能源供应不再是煤炭,而是逐渐转向天然气,甚至是可再生能源。这是能源方面。

第二,关于原材料,我们应该保证原材料来源很好,比如说生物来源。这是中国未来要遵循的一个非常好的方向,比如可降解塑料薄膜。现在我们在中国做得非常好。这是材料方面。

此外,关于工艺,我们遵循环保生产过程。我们给制造商认证和标准,每年都会罗列几百个这样的化学品生产商,称他们为环保生产商,并认证他们是真实性。

还有物流,要保证不会带来大量污染。最后,是废物处理。也许稍后可以做一些解释,比如塑料循环。我们正在密切关注废物回收,以保证中国的循环经济。

在今年年初,中国重新发布了循环经济法,在各方面给出不同的方向。循环经济法现在在中国非常重要。近几年如果你来过中国,就会注意到,北京和上海的城市都非常干净,比前几年好多了,现在真正做到了清洁城市,同时遵循一些关于无废物城市的政策和准则。

中国是化学品的生产大国。去年中国占全球化学品和生产销售总量的40.6%以上,到2030年,将占50%以上。

所以我们会密切关注未来安全化学品的生产和销售。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正在采取非常严格的措施,关闭落后的、污染环境的化学品生产商,从而确保完整的、生产过程清洁的、安全可持续的化学品生产。

这是新的方向,正如我提到“十四五”规划,我们确实高度关注了化学工业的高质量发展。

也许我可以举一些例子,从最初产品的设计开始,比如对于PVC生产的催化剂,在过去,我们依赖碳化钙进行加工,而且消耗了大量的汞,但现在被低汞甚至无汞的催化剂所取代。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中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相信在未来,中国将成为最大的化学品生产国之一,并在所有的化学品生产和处理方面都遵循绿色工艺。


点击进入CRAC-HCF 2021 大会官网观看更多精彩内容

想了解更多法规相关,请联系我们
电话:0571-87007555
邮箱:customer@reach24h.com
相关新闻
CRAC-HCF 2021 技术解读:欧盟化学品法规的2.0时代即将来临 2021年11月9日
CRAC-HCF 2021:欧盟化学品管理局ECHA及英国主管机构分享化学品管理最新动态及应对方法 2021年11月15日
CRAC-HCF 2021:未来各国化学品可持续发展的方向在哪里? 2021年11月16日
第15批SVHC的4个物质进入公共咨询阶段 2016年3月18日
欧盟SEAC和RAC就甲醇,D4,D5限制及三氧化铬使用授权公布意见 2016年3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