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药企业大联合——未来十年中国农药企业共同面临的十大挑战和机遇

2018年7月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中国上半年主要经济数据,上半年中国GDP同比增长6.8%,虽不及几年前10%左右的增长率,但中国经济依然保持着稳中向好的发展态势。其中化工行业最有切实感受,今年的增长率可还是基于史上最严的环保压力,工农业产业转型升级这些限制因素而取得的成绩,已然是非常不错的数字了。随着各行业的转型升级,中国企业未来在国际市场上也将变得更加有竞争力。

在中国经济连续二十几年飞速发展的大背景下,中国社会形态以及公众的意识层面也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而这些变化对于中国工业和农业企业,乃至所有企业家来讲都是非常重要的,企业负责人只有充分的理解和感受到社会的变化,才能制定出切实有效的发展方针,从而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在笔者看来,目前中国社会最主要的变化在于:

  1. 公众的安全意识和环保意识的提升;
  2. 公众对于舆论的关注度的提升;
  3. 公众对于社会公平公正的追求;
  4. 公众对于产品质量,服务质量的需求变大;
  5. 公众对于品牌的依赖度变大;
  6. 新生代的消费观念的变化;
  7. 新生代对于资本追求目标的降低。

以上的中国社会的变化和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也是非常一致的,并且也是中国社会经济发展阶段必然存在和发生的。而且不是独立存在,是有相互关联性的,同时还在不停变化的。例如公众对于安全的需求,对于社会公平公正的追求直接会影响社会重要新闻的舆论走势。很多不良人士也利用这种心理需求制造恐慌,制造假新闻影响舆论导向,网络上甚至出现很多“五毛党”,一条评论或转发奖励5毛钱,对于这些不良企业,甚至在发国难财的个人,对此行为就不做过激评论了。希望的是不要影响到我们现阶段非常不容易的中国化工和农药制造业。

而以上所提的社会形态和公众的意识变化本身也是在不断变化的,可能几十年之后公众的需求又截然不同了,当绝大部分人民不再为生理,安全,归属和尊重层面而去担忧的那一天到来的时候,那么人民的追求就会更加偏向自我价值的实现了,那时候的中国将会更加符合我们所持之以恒追求的共产主义社会的形态。而对于这些社会形态和人民意识的变化,我们政府也是有充分认识的,也做了很多积极的引导和支持应对工作,以此让目前中国社会的转变变得更加顺应民意。

这些不停变化的社会形态和人民意识,对中国工业和农业企业来讲是挑战也是机遇。周易有云:“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只有“变”才能 “通”,只有“通”才能长“久”生存。当然“变”本身就是一种风险,变也可能不通,因此周易也重点强调了“穷”字。此处穷不是贫穷的意思,而是事物到了极限的意思,因此企业负责人也应该好好评估内部生产管理和外部环境情况是否到了必变不可的阶段,以达到“变”即“通”。

基于以上所提到的7个变化需求,结合中国农药企业发展现状,笔者总结出未来十年中国农药企业将共同面对的十大挑战和机遇。面对这些挑战和机遇,中国农药企业应更加注重联合,抱团取暖,以致达到共同发展,共同提高之目的。笔者希望在未来十年里和农药企业一起努力,真正助力中国农药企业走向更高的台阶。

第一大挑战和机遇:产品安全和环保

中国经济发展迅速,现在的中国家庭普遍已实现小康生活,当吃饱穿暖等生理需求已满足之后,公众对于安全和环保的需求将更加明显和激昂。食品安全、食品包装材料安全、药品安全、化妆品安全、农药使用和运输安全等等,一旦产品安全出现重大事故,必将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相关涉事企业和个人也将付出惨重的代价。对于这类事件一旦处理不当,严重的甚至会影响公众信心以及社会的安全稳定。因此政府的态度是非常坚决的,对于这类事件绝不姑息,从严从重处罚。最近发生的长生疫苗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农药行业百草枯在中国被禁限用的原因也非常有代表性。环保方面亦是如此,雾霾污染、土壤地下水污染、河流污染、植被破坏等问题也是事关发展,牵系民生的重要议题。

从去年到今年,政府对于农药企业的产品安全和环保要求可以说是达到了史上最严格的管控时期,环保严监管成为新常态,各地化工和农药企业普遍受到了停产限产、迁址等影响,这也导致了化工原料、原药、制剂的价格水涨船高。值得庆幸的是,2017年海外市场去库存过程结束,农药需求出现了大幅增长,因此这两年只要有货源的企业都实现了不错的盈利。从2017年披露的上市农药公司业绩来看,很多大型农药企业例如红太阳、诺普信、辉丰股份、雅本化学、江山股份、新安化工等利润增幅甚至超过了100%。然而在这么良好的市场需求下,仍旧有几十家规模小、技术落后的农药企业仍然处于亏损状态。非常明确的信号是以依靠“一方水土养一方企业”的环境红利已经不复存在了,环保方面,中国农药企业已到了必变不可的地步。

目前中国农药企业在生产上面临的环保挑战是:废弃物处置。废弃物处置包含未发生反应的原料和副产物、废气废水、特殊污染因子的处理、包装废弃物回收等等。农药原药生产工艺过程相对较长,原料种类繁多,因此涉及的废弃物就会比较多样化。大部分的农药原药生产企业,其中包括专业废弃物处置公司也都不一定能具备处理一些特殊污染物的能力,因此农药企业在这方面的投入和成本也将是巨大的。特别是生产设备老旧和“三废”处理技术欠缺的农药企业将面临巨大的改变。

农药企业除了在生产上面临着挑战之外,在法规各种文件许可以及农药登记、销售等环节也面临着很多要求。例如排污许可、生产许可、入园许可、安全生产许可、新条例下的农药登记、农药包装及二维码追溯系统等等,也将让农药企业面临更高的投入。

面对越来越多的限制条件,中国农药企业的联合已经拉开了序幕,兼并重组以实现大联合,淘汰落后产能和淘汰缺乏竞争力的农药小厂,这也是政府所倡议和支持的。完成兼并重组,逐步实现连续化、自动化和设备大型化生产,一旦农药企业能真正转型成功,随之而来的将是更强的竞争力和更多的市场机遇。当然这些竞争力和机遇的背后,是无数资金、人力、物力上的投入和支持,光靠一家农药企业是非常困难的,因此农药企业的联合是大势所趋。

在实现了转型升级后,中国农药企业还应学会处理舆论影响,特别是涉及到自身企业不利的新闻消息时应及时有效的进行反馈和处理。现阶段由于媒体种类较多,很多都成为发布假消息的帮凶,传播速度相当快。就像这次长生事件,“张凯律师事件”那篇文章舆论的导向和变化也是一天一变。因此一旦有不利于农药企业自身的信息应当及时应对和处理,农药有规模的企业应当配备足够的公关团队,随时关注这类的讯息。而这些讯息的传递媒介很多都是新生代的产物,因此建议公司管理层应该具有那种对新媒体非常熟悉的80后甚至90后决策性人才。而且在国外市场推广的时候,也应注意这方面舆论情况,时刻关注自身的形象包装,舆论的力量是巨大的,也是可怕的,一旦处置不好,将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第二大挑战和机遇:制剂服务业

中国农药制剂企业在目前的大环境下生存也是比较艰苦的,一方面同样面临着环保压力,另一方面还要面临原药,中间体,助剂等原材料的紧缺以及价格上涨。目前大部分的中国农药制剂企业主打的还是价格优势,然而在另一个亚洲农药加工大国印度,大部分的原药从中国购买,在印度加工成制剂后在国际市场上和中国制剂公司进行价格战。通过这种方式,印度农药企业发展也非常迅速,成为了中国制剂企业在国际市场上的一个主要竞争对手。对此,中国农药行业应当做些什么?除了政府和行业协会积极的做一些协调、引导和控制之外,农药企业之间也应当加强沟通,实现拳头先一致对外。

然而很多业内做实体的朋友都有抱怨,中国人不团结,一开始商议好的联合,第二天就有人背着群体去以更低的价格争抢客户,再到最后就演变成价格战。在更高端的欧美市场又没有自有品牌销售的机会,所以到了最后低端市场就拼的你死我活了。这种现象导致了同行之间都无法挣到钱,可能在短期内刚进入市场的时候有一定的优势,但后期大家都进入这个市场的时候就没有利润可言了,反而便宜了当地的经销商和农民。因此同行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面和心不和。笔者认为,究其原因还在于中国农药企业自身发展的问题,每个企业都希望能够生存下去,都很不容易,实际上这种形象也都是可以理解的。而实现差异化发展将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途径,当然差异化发展到极致也将打破市场经济规则,经济中的那只有形的手(人为的宏观调控)将会占据更加主导地位。这不一定就是坏事,最终以共产经济和共享经济思维来解决如上问题,当然这种共产和共享也需要借助农药登记这个工具来实现,并且在近十年内也是有一些局限性的。这也是我们后续将要讨论的第九大挑战:产品差异化发展,在此不做赘述。

中国农药企业目前主要还是依靠价格优势博得国外市场,但并不是企业长久发展的好方法,一旦价格优势被打破,那中国农药制剂可以依靠的是什么呢?

答案就是制剂服务业。

营销界有句很经典的话:“产品满足了消费者的需求,服务决定了消费者的粘性”。目前中国种植大户慢慢崛起,但个体农民还依然是种植主力。不过在十年之后这种现象可能就会发生根本性改变,现在普遍的年轻人都不太愿意下田,甚至很多连水稻,小麦等等都无法区分开来。中国农业发展未来将会更多的依靠种植大户,十年之后必定慢慢靠近欧美的种植形式。到那时候农药制剂企业如果还是仅仅依靠现有模式,仅仅取得农村经销社的合作将是很大的风险,农药制剂企业应做好充足的准备。

龙灯环球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刘学军副总裁在2017年第九届中国农药高峰论坛(福华论坛)上的演讲非常好:“企业要想直接服务到农民,首先就要考虑渠道问题,农化服务对渠道的依赖非常强;二是企业一定要有技术作为支撑,以大量实验为基础,掌握核心的服务技术;三是服务团队必须是专业的,必须比种植者更了解作物,这样才能真正为种植者服务。”

那么农药制剂服务具体可以做的工作有哪些呢?

农民的种植教育服务、配套产品、农业贷款、金融协助、物流配套、创新技术的运用(比如精准施药技术)、科学安全用药培训,包装物回收等等,甚至做到最后可以提供农产品的经销渠道服务等等。现今中国已进入互联网时代,虽然对农药在互联网上的销售有限制,但制剂农药企业依然需要更多的运用互联网,将农药配套的一些产品和服务可以更加有效的使用起来。

当然以上的服务要是能够自己独立并且很好的运行一半以上,农药制剂企业所需的资金,人力和物力也是非常巨大的。当然现阶段已出现了很多独立的服务公司可以提供以上的大部分所提到的服务,比如很多农业学校长期在举办农民种植服务教育,三农物流服务公司等等。笔者认为农药制剂企业应当更多的参与到这类的服务里面,从多层次和终端消费农民群体建立了信任,建立品牌影响力。当然如果制剂农药企业也可以实现大联合,这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一种选择,比如共同组建一批专业人才,共同投入足够的资金力量,占领某个特定的市场,以此创造拥有特色的发展道路。

第三大挑战和机遇:农药施药方式

现阶段中国农药种植人员普遍还是采用的最老的施药工具,手动或电动喷雾器。当然这也是主要由于中国现在农药还是以个体户种植为主的大环境,同时也有很多种植大户也开始学习使用喷雾机,无人机喷洒,甚至航空施药等等。这类新型施药方式在欧美,南美,日本等国家都已普遍使用,长久趋势来看在中国也将有广大的市场。

而中国农药企业也需要对新型施药方式要有足够的了解,特别是不同的施药方式会不会影响到药效,在人类健康风险评估上会不会有变化,对土壤、水生环境危害是否会有变化,自身的产品在新型施药方式上是否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等等。通过这些研究和准备工作,可以更加精准的规划新产品的一些发展,规划农药登记计划。准确定位到产品新的使用方式,对农药企业来说也是一次较大的机遇。中国农药企业应当多多关注新的施药技术和施药工具,可以和中国主要的技术服务商建立起长期合作。

未完待续:

由于内容较多,为便于读者阅读,将采用连载方式!

最后笔者想说:农药企业负责人的决策一定要有“自知之明”,并且“量力而为”,切不可“亦步亦趋”,要做就要做到“变则通,通则久”。当然这也是“任重而道远”的事情,不可急于求成。

 

作者:仓云龙

杭州华测瑞欧科技有限公司 农化部总经理

作者介绍:已从事法规登记和咨询行业8年多,有非常丰富的化学品,农药,消毒剂,食品包装材料,化妆品等行业的法规咨询经验,在国内外创立并参与了多个联合登记协作组,组建并参与task force,为国内外企业在法规应对上降低成本,促进交流,提高效率。

联系方式:18698575856;

邮箱:

你目前位置: Home 法规解读 中国农药企业大联合——未来十年中国农药企业共同面临的十大挑战和机遇